621文学 > 资讯 > 竹马伴青梅许攸白小说by庆1227完整版阅读
竹马伴青梅许攸白小说by庆1227完整版阅读

时间:2019-02-09 09:44  编辑:admin  来源:九阅

竹马伴青梅中许攸白在作者庆1227的笔下笔下焕发出了不一样的光辉,受到了很多读者的追捧。下面小编就将有关许攸白的完整版内容分享给大家,让大家看得更加尽兴!

竹马伴青梅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
竹马伴青梅十七、关于坐骑

小白的宝马消失的同时,我忆起十几年前,我们一起骑单车的时光。我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,自行车才是主流。小白同学的运气总是这么地好,他随便拿零花钱到街上的彩票点买了个什么彩票,居然就中了一辆赛车,超帅气的那种。

而我,自然是也有自己的坐骑,当时流行凤凰车好像,我爸爸新给我买了一辆,因为怕我骑车带人,把昂贵的车给搞坏了,卸了我后面的车架座,从此我的自行车就像是现在的那种没有后座的赛车一样,在当时显得格外地怪异。

我和小青小白又是一个学校的,每天都一起上下学。我总是在后面看着前面小白的高档赛车,而我的车屁股我恨不得藏起来。我只能羡慕地看着小青坐在小白的后面,而我的一颗卑微的心,已经低到尘埃里了。

杰斯的朋友式的搂抱把我拉回到了现实:“怎么了,看着那车发呆?羡慕的话,咱也买一个!”

“切!还咱!你买得起还是我买得起?”我推开这个不现实的人,希望他能清醒点,“就你那点工资,泡妞都不够了。我自然更是剩不下多少,我的工资才只有你的一半!”

“谁说的!我家里的车,宝马是最差的了!不过,我还是想自己能够买一辆,省得我家老爷子总是说我败家!”杰斯的话就像是喝醉了说的一样,都是哪儿跟哪儿啊,我听不懂。

“这样吧,我给你个赚宝马的机会!你做我女朋友满两年,我爸估计会送你一辆!”杰斯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,这货是刚刚被小青打傻了吗?

“你刚刚没喝多少酒啊!”我摸摸他的额头,“还是你发烧了?”

“总之,你考虑下,你需要挡箭牌,而我也需要,咱俩合作!各取所需!”杰斯说完,拍拍我肩膀,直接走到前面去了,留下我还在想他说的什么意思。

“唉,你把话讲清楚啊!”回过神来,我追了上去。

“你请我吃饭,我就告诉你!”我想起来了,明天是发薪日,敢情这货今天又山穷水尽了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。往常这个时候,他都会去套间里跟田甜或者林德蹭饭,今儿跟我一起了,自然是找我蹭饭了。

“大话精!原来是找名目跟我蹭饭的。”我决定鄙视他,一个月工资说少也不少,事务所的那些跟他收入差不多的,会过日子的男同事都买车买房了,这厮没车没房也就算了,居然连饭都吃不饱!想不鄙视他都难。

“我没骗你!等下你就不会说我是大话精了。”杰斯直接走进了楼下的金满楼大酒店,我靠,这么高档的酒店我都没来过,一直都只是路过,偶尔闻着香味流点口水而已。

“等下啦,我觉得,还是吃肯德基比较好唉!”我捂紧钱包,这货是想也把我钱包掏空吗?我明天还要买早饭的好不好!

“放心啦!我不会点最贵的啦!”杰斯几乎是用拖的,把我拖进了酒店,而且还挑了个小包!拜托,只是两个人,在大堂就行了,要进小包干什么!

竹马伴青梅
竹马伴青梅

作者:庆1227 类型:言情 状态:连载中

小说简介;许攸白说,你的身体比你的心要诚实。许攸白说,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。许攸白问,为什么我拥有的时候你要离开,而我失去的时候你又回来。我说,因为我爱你,只爱你,我心疼你,只心疼你。吴依说,我能给你一切。吴依说,我能让许攸白失去一切。吴依问,为什么许攸白一无所有了,你还是奔向他。我说,因为我只爱他,你是能给我一切,除了他。我想说,这个世上,只有我可以虐许攸白,别人,都不行!

小说详情

上一篇: 婉儿许攸白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下一篇: 竹马伴青梅婉儿小说完结版阅读

相关文章

| 热门小说
  • 溺宠:邪帝求放过
    溺宠:邪帝求放过

    小娃娃鱼鱼

    她酷赌成神,逢赌必赢,为了刺激,一场豪门赌约,把自己也能当成赌注押上。还以为这男人会象以往一样是个傻子随便蒙,哪知道…… 他是拉斯维加斯赌场老大,巡场时邂逅相遇疯玩的她。只当是散心与她随意一赌,哪知道一吃还上了瘾。赌了他的心就想一走了之,门

  • 竹马伴青梅
    竹马伴青梅

    庆1227

    小说简介;许攸白说,你的身体比你的心要诚实。许攸白说,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。许攸白问,为什么我拥有的时候你要离开,而我失去的时候你又回来。我说,因为我爱你,只爱你,我心疼你,只心疼你。吴依说,我能给你一切。吴依说,我能让许攸白失去一切。吴依问,为什么许攸白一无所有了,你还是奔向他。我说,因为我只爱他,你是能给我一切,除了他。我想说,这个世上,只有我可以虐许攸白,别人,都不行!

  • 谁的军婚,两禽悦
    谁的军婚,两禽悦

    风流十公子

    高中时候启萌萌喜欢上了一个花花公子,来问温晴,怎么才能有办法拿下他,温晴神情揶揄,对付这种男人,是个持久战,最好的办法就是耗,等着把他从一个小年青儿耗成了一个糟老头子,你就赢了。